944小说
944小说 > 【黑篮】我意本非此(高H,NP) > 黑子帝光回忆:噩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黑子帝光回忆:噩耗

 

教练白金耕造觉得头都大了,虽然赤司征十郎没有向他发问,而是将怒火对准了藤原华穗,他在此刻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。

他给了藤原一个眼神:是你说的,要扛下赤司征十郎的怒火,我才批准的啊。

篮球场上的气氛非常压抑,赤司看向了他的副队长—绿间真太郎,想要知道他是否提前知道此事。

可惜,绿间也被瞒得sisi的,他被这个消息震得一懵:“退了,什么时候退的?”

“是我收到了白鸟夕夏的退部申请,报教练同意。”面对赤司强大的气势压力,藤原华穗丝毫不惧,不亢不卑,反而隐约有和赤司对抗的架势。

“赤司君,我负责管理篮球部所有经理,我相信,我有这个权利批准任何一位经理的离开。”

听闻此话,大家暗自倒x1一口气,但对藤原华穗能如此与赤司对话并不感到意外。

藤原华穗,初一下学期转入帝光中学,是日本贵族藤原家的分支后人,所在的藤原家族与赤司家同为日本三大财阀之一。

更重要的一点,藤原华穗与白鸟夕夏并称为帝光双姝,是帝光中学校花级别的人物。

藤原华穗可能是赤司征十郎未来的联姻对象,这在藤原,啦啦啦啦。

藤原华穗叹了一口气,黑子哲也看到她有些无语,却耐着x子继续说:

“白鸟夕夏的父亲,前段时间因为车祸去世了,你难道不知道?”又是一颗炸弹,把所有人炸蒙了。

“如果你不信,就去问问你家里面的人,他们应该都知道。”没有关注傻掉的紫原敦,藤原继续说着这段时间自己了解的信息。

“那场车祸夺走了白鸟父亲的生命,她的母亲当时也在现场,虽然当时没事,但是头部造成的重伤一直都没有恢复。”

“不得已,白鸟家只能卖了家中的豪宅前往美国治疗伤势。”

“那为什么,夕夏桑,会自杀?”黑子哲也有些艰难地问道,他难以想象,为什么夕夏会自杀未遂,或者,这也是为什么,她不告而别的原因。

黑子哲也脑海中,浮现出夕夏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,脸se苍白,他就止不住心疼。

眼睛中升起了一层雾气,黑子倔强地看着藤原华穗,希望从她那里获取一个答案,这也是在场每一人都想知道的答案。

藤原华穗却沉默了,过了一会才开口:“不知道,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,她已经去了美国了。”

“可能是由于打击过大,造成了jg神崩溃,又或许是遭遇了其他什么意外,这些你们可以去问她,当然,如果你还联系得上她的话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绿间真太郎不解。

“你们联系不上她了,就连我也联系不上她了。当然,我很确定她还活着,因为我查到了她的离境记录。”藤原无奈说道。

做出这种举动,或许是特意想和他们切断联系。

诚然藤原家族在日本当地很有势力,可是要在美国找人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相信这点,赤司应该也是如此。

绿间真太郎有些怔愣,或许这就是之前白鸟夕夏为何要执意退出篮球部的原因,发生了这种事情,确实没办法再继续社团活动了。

绿间看向了赤司征十郎,后者垂着头,前面的刘海遮住他的面部表情,留下了一片y影,看不出来他的想法。

但是估计也想象得出,赤司征十郎现在心情不会好受。

紫原敦率先反应过来,他换下衣服,都没有洗澡,就准备离开休息室回家,他要回去问父母。

一时间,休息室里气压低到难以想象,剩下的几人陆续离开,连青峰大辉都红了眼角,更别提桃井五月了,早就哭过一轮。

没有人再去在意现场黑子哲也,也因此,黑子哲也一如既往被忽略,休息室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藤原华穗和赤司征十郎。

赤司征十郎率先动了,他的眼神空洞深邃,哀莫大于心si,似乎所有感情都被ch0u离,当他离开休息室的那一刻,黑子哲也听见藤原华穗说了一句:

“听说白鸟夕夏自杀的当天晚上,她收到了一段视频。”

听到此话,黑子哲也一愣,赤司征十郎脚下一顿,却没有回复,而是继续离开。

藤原华穗脸上哀伤,看上去似乎陷入思索,最后也离开了休息室,走之前还顺带关了灯,关了门。

黑子哲也:一如既往地被忽略了。

但似乎也是一件好事,藤原华穗还似乎透露了什么事情。

回忆结束,黑子哲也看着面前的绿间真太郎,和记忆中的绿间相b,现在的绿间显得越发沉稳老练。

锐利的绿se眼眸中,透露出某种让黑子都看不懂的决心。

“我不会做出伤害白鸟夕夏的事情,我会寻找当年的真相。”绿间真太郎想起了曾在赤司手机上看见过的一个视频,有可能,那就是一个原因。

黑子哲也沉默了,但是对绿间的做法他并不赞同。

“绿间君,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,夕夏桑都回来了,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不好吗?”

在黑子哲也看来,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,夕夏桑既然已经回来,就代表着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。

过去无法挽回,但未来可以改变。

但在绿间看来,去追求过去的真相同样重要,正是因为在身为医生的父亲指导下,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就像父亲手中的一位病人,在遭遇枪击后,一颗子弹留在了心脏边侧。因为手术难度过高,取子弹的过程中,有一半概率可能出现意外。

病人不愿意冒险,而选择让子弹留在t内,起初并没有任何问题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最终这颗子弹随着血ye流向了心脏,当送到医院时,已经无力回天。

恶疮如果不挖除,只是在表面粉饰太平的话,终有一天会爆发,到时候就会束手无策。

黑子哲也明白绿间的担忧,绿间同样理解黑子的选择。

但正如同在初中时,黑子就和紫原敦在篮球理念上不停吵架,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正如同今天的绿间真太郎和黑子哲也。

他们同样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黑子哲也转身离去,诚凛的伙伴正在等着他,白鸟夕夏同样站在中间,静静地等待着他。

黑子哲也用手无意识地捂住心口,他在心中念着,不管怎么样,夕夏桑回来了,他就很满足了。

本来以为合宿就这样结束,谁知道,相田丽子以接下来有桐皇高中和海常高中的全国大赛为由,拉着所有人去t育场看了b赛。

如果是这一场的话,那么,h濑凉太和青峰大辉这两位选手就会出现。

等反应过来时,白鸟夕夏已经和黑子哲也坐在了观赛台上。作为篮球豪门,两所高校的热度都很高,场面可以说得上非常火热。

随着b赛进行,两队选手出列,白鸟夕夏黑子h

细密的亲吻落在白皙的肌肤上,刚刚沐浴完肌肤带着些许sh润,亲上去,有好闻的茉莉花香气。

温暖的嘴唇从脖子处慢慢亲吻下来,划过娇neng的肌肤,在脖子间细细亲啄,细微的痒意随着哲也的动作蔓延开来。

黑子哲也将手放在了敏感而柔软的rr0u上,轻轻r0u弄了两下,顶端可ai的茱萸就直立起来。

哲也hanzhu了其中一边rujiang,顿时,夕夏有些敏感的身t挺了起来,却将自己的弱点送到了哲也口中。

“啊……”白鸟夕夏jia0y出声,哲也每一次吮x1,舌尖的逗弄,仿佛都要将她的灵魂x1出。一双手放在腰间,紧紧搂住,无意识地抚0,就像是按摩一样令人享受。

不得不说,每一次和黑子哲也的za,都是一种从身t到心灵的享受。

白鸟夕夏暗红se的长裙褪到腰间,她闭着眼睛无意识搅了搅修长的大腿,暗红se的长裙堆满了褶皱,难耐地夹住衣服,白皙的肌肤衬着暗se的裙摆,画面美好得好像一幅油画。

动情的夕夏感觉到下身有些sh润,且微微发痒,红唇微张,小声地jiao从口中倾泻而出。

“哲也,拜托了。”听到夕夏隐晦、se情的邀请,黑子哲也欣然接受。褪去了泥泞不堪的内k,牵扯下一小截晶莹剔透的甜丝,手指在入口处逗弄,感受到身下娇躯微微轻颤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